后培训时代,孩子接受童心美育的行动宜早不宜迟

发布时间:2021-08-02 10:23:59      来源:网络

后培训时代,孩子接受童心美育的行动宜早不宜迟

文/禹至

引子

     眼前这代家长真不容易,他们的生存状态可以用一个字去形容,那就是“忙”。他们中,大些的,孩子上了高中;小些的,孩子还在幼儿园。他们在自己还是少儿的时候,就进入了一个缺什么都不缺竞争的时代。他们亲历这个时代并转身成为父母,成为家长。在总结竞争得失后,他们将自己没有达成的某种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。于是,在他们小时候就拉开了序幕的教育竞争就这样愈演愈烈,如今可谓到了白热化程度。他们能欣然接受个中艰辛,并心甘情愿为此奔忙,为的是寄托于孩子身上的连自己都说不清的某种莫名的希望。

     校外培训产业与这代家长同辈,几乎同步成长。如今,这个产业已经长成参天大树,成为同辈家长难以拒绝的竞争依靠。但就在上周,7月24日,中办、国办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。说是意见,实则禁令,对学科类校外培训而言,基本没留下生存空间。昨天,7月30日,这个《意见》的单行本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,并在全国发行。看来要动真格了,这颗参天大树大概率会忽折倒下。习惯于依赖这颗大树的家长,或许真该借此机会歇歇脚,静下心来想想孩子的真心渴望了。

·1·

教育到底为了什么

      不当老师已经很久,本不该妄谈教育。但对教育的关注不止,且每每思考总有堵心之结,总想对年轻的家长说些什么,以期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少受一点本不必承受的无谓的煎熬。读过《意见》,再生此念,已经不吐不快。说些什么呢?就从教育到底为了什么说起吧。

      人类在生物界被归为“有缺陷的物种”,因先天缺乏觅食、御寒以及对抗侵犯等等,多数物种与生俱来的独立生存能力,只能借助外界的辅助求得生存。教育正是人类生存的一种辅助。理论上,这种辅助是对人类未特定化的原始特性的一种补给;实践中,是一个成活长大的人,把活下来的外在因素和经验总结后传授给后人,以弥补人类独立生存能力先天不足的内在缺陷。但是,任何一种对人类独立生存能力的辅助,都不可能从本质上改变人类的内在缺陷,永远只是一种辅助。并且,这种辅助只能使人类的内在缺陷越来越严重,以致越来越依赖于辅助,尤其越来越依赖于教育的辅助。也就是说,本质上,教育是为了辅助人类生存下来并且生存得更好。

      当然,站在不同的角度,对教育会有不同的理解,甚至有不同的定义。但在现代教育中,无论理念、方法和目的,总体上是离不开影响和引出这两层含义的。所谓影响,就是有意识地干预接受者的认知和心身发展;所谓引出,就是将人的潜在素质和能力引发出来。人类未特定化的原始特性决定了,人类自身便具有各种不可预见的成长可能性和可塑性。因此,影响和引出相比较,我更看重后者。因为,只有引发出人的潜在素质和能力,才能有效减少人在生存中的各种依赖,才能生存得更好,也才更加符合教育的本质目的。

     然而,事实上,我们的教育从科举制开始一直到现在,始终是以影响为主。从中,我们看到了教育的另一个目的:培养→分化→选拔,归结起来就是竞争。也就是说,从科举制开始,我们的教育就已经注入了竞争的基因。教育的能量和基因的繁殖力都是不可低估的,在一千多年的历史变迁中,我们的教育里既有的竞争基因不但没有退化,而且在40年前就加速裂变并渗入人性,成为人性中的一种组分。而且,竞争低龄化趋势,也越来越突出。

     现实中的表现是,几乎所有人都在竞争的框架下看待教育,不管多小的孩子,自从进入学校的那一刻起,便在家长的期许里默认了竞争意识。分数、排名、择校、升学,以及五花八门的荣誉、奖励和比赛,成为家长心目中孩子的一个个人生目标和竞争方向,尽管这些目标和竞争对家长而言,大多是盲目的。校外培训产业,就是这种背景下,在这样的土壤里诞生并迅速发展壮大的。

     《意见》出台,校外培训这颗参天大树如果真的倒下,我们该如何应对?这是摆在家长面前的严峻问题。不难想象,只要评价体系依旧,不管校外培训何去何从,竞争框架下的教育体制是不会出现本质上的改变的。但无论如何,真正的后培训时代已经到来,同时到来的,还有这个时代对家长智慧的考验。

·2·

为美育的缺失买单

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我们的教育是缺失美育的,包括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。正因为美育的缺失,我们痛心地看到,太多的人在真善美面前满口谎言而不知廉耻,太多的人面对真正的艺术一脸懵逼还自找借口说没兴趣,太多的人全身心投入获取金钱和权利的竞争却找不到快乐和自我,太多的人行尸走肉般地活着而从未感受过灵魂的存在。也因为美育的缺失,我们才迷茫在竞争框架下的教育体制里想赢怕输,我们才在精神和物质的天平上倾向物质,我们才与真正意义的精神自由擦肩而过,我们才时常感受到不安和焦虑。

      其实,大约在100年前,以北大校长蔡元培为代表的一众新文化倡导者就曾提出“美育救国”思想。蔡元培认为,只有美,才能让国人摆脱功利主义和物质主义的纠缠。于是,他在诸如《以美育代宗教说》、《康德美学述》、《赖斐尔》等多篇文章中宣扬“美育救国”思想,他希冀美育与科学一道,成为救国于危难之中的两股重要力量。遗憾的是,由于包括战争在内的各种原因,这一思想未能如蔡元培等一众文人所愿造福于国人。时至今日,窃以为,面对林林总总难解的教育问题,“美育救国”思想依然是一副良药。

      回到现实,在物质主导文明的社会里,相信美育能有蔡元培一众所希冀的救国之能量者,少之又少!更多人只相信看得见的物质,不相信看不见的精神,这也是我们一直缺失美育的重要原因。然而,世间的一景一物以及每一个人,他们的灵魂都是看不见的精神,这些精神在我们的审美中交融,我们才有可能真正认识我们所处的世界。在我看来,审美不只是一种能力,它还是超越视觉的一种精神,而美育,则是建立这种精神,乃至建立蕴涵真善美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基石。缺失了美育,就缺失了这块基石,也缺失了真善美,那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情,我们是要付出代价并为之买单的。

·3·

重要的不是竞争

      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,就发生在城市艺术客厅的美术馆。前不久,一小学老师看到这家美术馆持续不断展出高品质的展览,甚是喜欢,为了开阔学生的眼界,他建议学生利用周末到美术馆看展。多善良的一个举动!可家长怎么对待呢?当成无法推迟的任务去草草完成:一副日理万机的模样,匆匆忙忙带着孩子冲进美术馆,喊道:“快!快!快!拍张照马上走,我还有事。”孩子不依回道:“我想看看画。”父亲急了:“看什么看,拍张照给你老师看,证明你来过就行了。” 

     当然,并不是所有家长都如此,也有认真看展,悠闲享受,甚至面对作品询问交流的家长,但那只是极少数,大多数都和前述那位忙得像总理似的家长差不多的态度和方式。是的,正如同事所说:“这种家长没救了!”坦白说,在柳州这样的城市,应该找不出第二家像城市艺术客厅这么专业的美术馆了,这些家长面对这样的美术馆竟然如此麻木的事实,让我想到:不少人已经从缺失美育发展到拒绝美育了。在深感痛心的同时,我也理解这些家长的肩上的压力,是这些压力让他们变得浮躁和功利,而且,其中很大一部分压力就是来自孩子身处的教育竞争,这不是他们的错。我想说的是,后培训时代,重要的不是竞争,他们的孩子不该再缺失美育。这是童心美育的宗旨,也是童心美育在后培训时代的考量。

      孩子们的未来是不可预设的,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潜能等待教育者去开发,包括孩子的个性、天赋和创造力;每一个孩子也都有家长和老师预想不到的可塑性,这是由人类未特定化的原始特性所决定的。可是,任何一种竞争模式的教育活动,都会用某种标准去评判他们的竞争成绩,而这些标准,恰恰可能扼杀孩子包括个性、天赋和创造力在内的潜能,更可能阻碍孩子成长中更多不可预期的可塑性。因此,应该提醒家长的是,在后培训时代,孩子参与竞争模式的教育活动宜减不宜加,孩子接受童心美育的行动宜早不宜迟。